在河南省新野縣歪子鎮大李營的莫李家,珍藏著一件制作精巧、玲瓏剔透的古代玉杯,名叫“一捧雪”。收藏者李寶山稱其家族為明嘉靖年間大常寺正卿莫懷古的后代。玉杯從明代珍藏至今,已傳14400多年。

“一捧雪”玉杯基調為白中略透淡紅,底部呈暗褐色,口徑7厘米,深2.5厘米,壁厚0.2厘米。玉杯雕琢精美,巧奪天工,采用寫實與夸張想結合大寫意手法,把玉料自然質地合理而充分利用起來,根據玉杯形狀要求,完美和諧地融為一體。杯身呈五瓣梅花形,杯底中心有梅花的花蕊,杯身外部攀纏一疏硬橫斜的干枝梅,枝上雕琢有17朵大小不等凝脂般梅花,杯似眾星捧月,花猶暗香浮動,杯身右側花枝分生兩杈,與杯的頂、底部有機相銜接,中呈橢圓軋,可伸進食指,自然天成杯的把柄,恰到好處,鬼斧神工,令人嘆絕。

古人在贊譽梅花時多與晶瑩白雪連在一起,例如宋人盧梅坡的《雪梅》詩:“梅雪爭春未肯降,騷人擱筆費評章,梅須遜雪三分白,雪卻輸梅一段香”;晁補之在《亳社觀梅》詞中稱梅花“開時似雪,謝時似雪,花中奇絕”;大詩人蘇東坡在《紅梅》詩中贊嘆梅花為“玉雪為骨冰為魂”。因為玉杯的主體為白色,上面又雕琢著梅花,故而將玉杯取名為“一捧雪”,使玉杯多了幾分含蓄,多了幾分詩意。

經故宮博物院鑒定:玉杯“一捧雪”為明代工藝,玉料出自新疆和田,玉質晶瑩,構思巧妙,雕琢精細,為明代玉器之上品,屬國家二級文物。

“一捧雪”玉杯為何流落在新野?其中有段曲折而悲慘的傳說:明嘉靖年間,太常卿莫懷古家中有一個稀世珍寶“一捧雪”,此杯有“杯中斟酒,夏日無冰自涼,冬日無火自溫”和“酒入玉杯,有雪花飄飛”之妙。當朝宰相嚴嵩及其子嚴世藩利用權勢,光搜天下奇珍異寶,聞知此事,便想把玉杯據為己有,于是對莫懷古軟硬蒹施,百般迫害。莫懷古為保存玉杯,攜帶玉杯棄官而逃,歷盡千心萬苦,一直逃到豫、鄂兩省交界的新野大李營村,才擺脫了嚴嵩父子的追捕,于是改性為李隱居住下來,取妻生子,耕讀傳家。因村中原已有李姓,莫懷古的后人稱原李姓叫老李家,稱其家族叫莫李家,老墳上的墓碑做成慢抹坡狀,以示區別。莫李家世代繁衍,至今已傳14代。玉杯被莫李家視為傳家之寶,由每代的嫡系長子保管,不示外人,每年的大年初一將玉杯供奉在祖先牌位前,召集莫李家后世子孫拜祭一番,以示對先人懷念之情。李寶山為莫李家14代的嫡系長子,所以玉杯現在李寶山家珍藏。

筆者現在看到的“一捧雪”玉杯,已沒有當年傳說的那種“斟酒冬暖夏涼”的神奇,李寶山說那是因為當年先祖莫懷古在逃難途中,不慎在雪地上跌了一跤,把玉杯震裂了一道細縫,故而失去了靈氣,此說是真是假,已難考證,故妄言之,故妄聽之,以作茶余飯后的談資。不過,現在玉杯斟上酒后,由于酒液波動,折射出杯底梅花花蕊及杯壁上雕琢的梅花隱約透入,仍給人一種“酒入玉杯,有雪花飄飛”之感。

關于玉杯“一捧雪”,從明末清初至今,有不少文化延伸:明末清初戲劇作家李玉寫的傳奇《一捧雪》,在傳說的基礎上,情節上更為曲折復雜,劇中寫莫懷古于風塵中提拔裱褙匠湯勤,湯勤后逢迎權貴嚴世藩,獻計謀奪莫懷古的玉杯“一捧雪”,使莫懷古家破人亡。莫懷古的仆人莫成為主替死,后莫懷古由戚繼光救護,終得以昭雪。后來京劇、徽劇、晉劇、秦腔、漢劇、豫劇、曲劇等取材于李玉所做的《一捧雪》,上演有《溫涼盞》、《審頭刺湯》、《莫成替主》、《搜杯代戮》、《薊州城》等戲曲傳統劇目。現新野縣歪子鎮農民作家陳君昌歷經三載,三易其稿,寫有長篇通俗小說《魂飛激蕩一捧雪》上、下冊,由河南中原農民出版社出版。另外,新野酒廠生產有柔綿醇厚、濃郁芳香的“一捧雪”商標大曲酒;新野玉器廠仿制有惟妙惟肖的“一捧雪”玉杯,也頗受收藏者和旅游者的青睞。


關鍵詞: 玉杯“一捧雪”及其他           

產品展示

河南漢華酒業有限責任公司,專營 漢華新品 等業務,有意向的客戶請咨詢我們,聯系電話:0377—66297099

CopyRight ? 版權所有: 河南漢華酒業有限責任公司 技術支持:漢都商網 網站地圖 XML 備案號:豫ICP備10203748號-1

京公網安備 豫公網安備 41132902001040號


掃一掃訪問移動端